爱游戏官网

您好,请选择问题分类进行咨询。
联系电话
010-64938082
爱游戏官网 > 千秋书院 > 历史长廊
浏览:44次发布时间 : 2025-01-02彭德怀访东欧愁眉苦脸,随从以为他病了?彭:担心老百姓打我扁担


1959年4月,彭德怀率领着中国军师团一行20余人,开启了东欧之行。


赫鲁晓夫上台后,中苏已经有交恶的前兆,外界对此也是议论纷纷。


所以,苏联请中国排除代表团访问东欧八国,以彰显中苏仍然是“坚如磐石”般的团结。


这次访问,让代表团所有成员都大开眼界。



不过,彭德怀在与那些外国领导人会面时总是愁眉苦脸。


随从人员还以为他病了,身体不舒服,专门去拿了药,甚至东欧国家的元首们为此闹出了误会,以为彭德怀是对接待规格不满。


殊不知,彭德怀是时刻牵挂着国内的百姓。



吃水不忘挖井人


访问欧洲的过程中,彭德怀一行也深入基层,探访过东欧国家的农村。


那里的农民们住着连排小别墅,窗明几净,屋里有精致的沙发和座椅,还有专门的洗澡间,屋外是鲜花的草地。


农户的家里有拖拉机、摩托车还有汽车,农闲的时候一家人就会开车去湖边野餐。


放眼望去,偌大个村庄,就像公园,绿荫掩映,芳草萋萋。



彭德怀高兴地说:“共产主义在哪里?看,就在这里!”


可以想象,此刻的彭总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中国村庄变成这副世外桃源的画面。


彭德怀起初曾疑虑过,这有无可能是政府安排的“戏码”,为此,他每到一个村庄都会去农户的家里坐坐。



志愿军总司令声名远播,在当地百姓眼里,彭德怀是大英雄。


所以每到一家,农民们都会热情地招待他们就座。


农民出身的彭德怀,对农民有种天然的感情,跟人家嘘寒问暖,家长里短,热络的就像是走亲访友。



彭德怀总会关心地问他们人口、耕地、种子、肥料、收成,还总要去人家的厨房、仓库看看。


村长得知彭德怀大驾光临,不一会儿就安排好一桌酒菜,并把全村人叫来。


村民们换上节日的服装,围着彭德怀载歌载舞。


临走时,他们总要给彭德怀装上一大堆的农产品和特产。



彭德怀回国时,东西多到要用卡车拉。


因为实在带不走,朱开印就把这些礼物留了下来。


彭德怀问朱开印:“东西都去哪了?”


朱开印委屈地说:“老总,茶壶就有几箩筐,怎么带呀。”



到了东德时,乌布利希热情地带着彭德怀一行来到两德边界视察。


乌布利希这样安排,是有他的目的。


一墙之隔的民主德国发展得很迅猛,并以高福利诱惑东德乃至东欧各国的百姓前去定居。


它们刚刚提出要把人均年肉食消耗量提高到80公斤,这让东德很有压力。



为此,乌布利希决定将东德的人均年肉食消耗量提高至70公斤。


东德的农业水平很低,只能依靠外国进口。


乌布利希想让中国扩大对东德的肉类出口量,以实现70公斤的目标。


彭德怀听了很诧异,他没有急着答复,而是沉吟了许久。



他开口道:“转达是可以办到的,但能否争取到满足你们的需要我看是很困难的,你也不要抱过大的希望。据我前不久在一些地方调查。报上的宣传有许多假话,有的地方老百姓不要说吃肉吃粮也是半饱而已。”


这件事让彭德怀产生了很深的思考,心情沉闷了很久,郁郁寡欢。


工作人员以为彭德怀生病了,还要带他去医院。



彭德怀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接着问随行的朱开印:“小朱啊,你一年吃多少肉?”


“不知道,我没有算过。”朱开印如实答道。


彭德怀问朱开印,一年能不能吃上80公斤的肉。


朱开印连忙摇头,他开始计算起来:80公斤等于160斤,平均到每天大约有半斤,他根本吃不上那么多。



彭德怀感慨的说:“那我们的老百姓呢?吃多少?他们要听说人家希望我们帮助每人每年吃到七八十斤肉, 不知作何感想啊!”


一旁的另一位同志不禁长叹:“我们中国的百姓好啊!从没听说因为生活问题,有哪里闹过事。”


彭德怀顺着话问:“那你想想这是什么原因?”



那位小同志打起了官腔,称是思想政治工作做得好如何如何。


彭德怀一句:“不要自我安慰了”打断了小同志的话。


他抬高嗓门:“我们应当想想是不是哪里没做好,对不起中国百姓!”


他越说越激动:“是的,我们中国人民好,但这不是人家吃七八十公斤肉,我们吃十斤八斤就够了的理由。”



彭德怀又把话题说回了乌布利希的请求上:“竞争不是东德西德,也不是东欧西欧,而是东西方!你落后个十年八年可以,久了,人家就要比垮你,老百姓也不会答应你。”


彭德怀放慢了语速:“老百姓不光看你打的旗子,还要问他自己的肚子。肚子不保,他终究是要打扁担的。我担心老百姓打我的扁担。”


可以说乌布利希在边境上的请求,对彭德怀有着极大的触动。


其实,他在出访欧洲前,就对我国百姓的生活水平做了深入的调查,两相对比,落差的确很大。



进退有节,虚怀若谷


彭德怀曾担任过国务院副总理和国防委员会副主席,而那时的外事处刚好归国防办公厅管辖。


所以一些重大外事,彭德怀总会亲自过问。


我们奉行的是“一边倒”的外交策略,彭德怀少不了和苏联人打交道。


中国百废待兴,需要苏联方面的经济和技术援助,而彭德怀有他自己的一套外交原则。



他常常说:“不是‘一边倒’这句话不对,帝国主义搞封锁,和我们过不去,我们只能站在社会主义阵营这边。但不是有些人理解的那个意思,凡事都对人家唯命是从。不能凡事一边倒,一边倒久了,你自己两条腿干什么?还站得起来吗?”


苏联过来的专家,仗着有用于中国,脾气是个顶个的大。


不论是对普通的解放军战士还是高级干部,他们总是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不论解放军军官的官衔比他们高还是低,只要看着不顺眼他们就会训斥。


彭德怀知道后:“嗯,这不怪人家,怪我们自己。我们有些人缺了点骨气,缺了点主人家思想。以后再遇见这样的事,你们就告诉我,这儿我当家。”


这样的情况在军中普遍存在,某年冬天雪花漫天飞舞,苏联专家正在教授战术动作。


一个解放军营长不太合格,结果苏联顾问直接罚那名营长在雪地上匍匐了大半天。



眼看人就要冻僵了,他的上级赶忙找彭德怀汇报。


彭德怀厉声斥责:“当时你在哪里?你们军的干部在哪里?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出来,也罚那个顾问一下,要是我在那,我就叫他脱裤子挨冻!”


其实大家顺着苏联人,是因为中央曾要求过:“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只能对我们自己人,不能对苏联来的客人。


所以,大家才会一直容忍。



彭德怀恍然大悟:“组织是怕我们学不到人家的先进技术和经验,摆出你过五关斩六将的经历,老和人家顶牛,哪里是叫你们看着他胡来也不吭气。”


彭德怀一直强调:“把苏联的先进军事经验学过来”


他这么敦促部队,自己也是这么做的。


苏联军事专家,在讲卫国战争、讲战例、讲先进的军事成果时,彭德怀总是戴着眼镜,认真地记笔记,虚心得像个小学生。



苏联人拉来军事装备,彭德怀不论再忙,都会亲自去现场,请苏联专家为我们讲解性能,为我们演示用法。


彭德怀的外交方针,与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不谋而合。凡是有利的,我都拿过来,至于怎么用,就是我自己说了算。


彭德怀在外交上不卑不亢,但不代表他不守礼节。



蒙哥马利曾在1956年访问过中国,当时负责接待的正是彭德怀。


这两位身经百战的将军,很有共同话题。


彭德怀从中国的历史讲起,又谈到了社会主义中国化以及他对中国未来的畅想,听完蒙哥马利表示很受用。



他好奇地问彭德怀什么学历,彭德怀如实答道只读了两年书。


蒙哥马利惊讶无比,他感叹道:“我明白了,明白了。我通过你明白了一个国家,一个古老的民族,怎样获得新生。”


在彭德怀看来,要对苏联人保持热情,但不能过于天真;谦虚,却不要总跟着人家后面转。



带着使命去欧洲


彭德怀这次率领军事代表团出访东欧,也是应了苏联之请。


波兰和匈牙利事件刚发生不久,不少社会主义国家对苏联仍旧是心有余悸。


彭德怀按照中央的指示,到处讲社会主义阵营大团结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生命是世界和平的保证。


不过,还是有一些国家的领导人提出,苏联在与其进行经济、政治、军事方面的合作时,带来了一些不公平的条件。



彭德怀每次听到这里,都是铁青着脸,这让那些领导人产生了误解,以为彭德怀是不愿意听。


当秘书提醒彭德怀:“老总,你虚心点呀!别一听到对老大哥有意见就变脸。”


彭德怀不怒自威,他那是在思考,而不是不愿意接纳东欧国家对苏联的不满。



彭德怀专门去找对方解释:“不平等就不可能有什么互助,把手先伸到人家兜里,谈什么互助。”


为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做通东欧国家领导人的工作,彭德怀一遍又一遍地讲着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的胜利,在世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尤其是对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这场战争让它们看到了战胜西方资本主义的希望。



彭德怀感慨地说:


“决不是我们非要打仗。我们的国家刚刚解放,只有几万吨钢,还没喘过气来。我们是迫不得已的打了场原本不是很有把握的战争。我们是用人头去抵挡美国的武器优势。可是这个种下了无数中国人头的战场给我们留下的是一屁股的债苏联人给了我们一些武器,大都是他们第二次世界战争用过的剩下的可是算的价钱并不低趁机捞了我们一把。我们忍痛没有说话为的是国际主义大家庭的团结。”



听到这里,各国领导人们无不为之动容,也愿意为了团结做出一定的忍让和牺牲。


彭德怀的坦诚率真,赢得了各国领导人的尊重。


他们一致认为:“有中国,我们就有说话的地方,有为我们说话的人,我们的大家庭会实现真正合作互利的。”


代表团抵达阿尔巴尼亚时,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也率团赶来了。



对于赫鲁晓夫的所作所为,彭德怀一直不太满意,认为他过于张牙舞爪。


阿尔巴尼亚要为赫鲁晓夫召开欢迎大会,也热情的邀请了彭德怀他们参加。


彭德怀的意思很明确“不去”,结果阿尔巴尼亚的几位领导人都登门来请。



随行人员劝彭德怀:“老总,不能叫主人为难阿!”


彭德怀拗不过,只好前去参加。


东欧各国的领导人们大多数对彭德怀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尊重,可也有一个例外。


在某国访问时,代表团的一位成员意外的在彭德怀房间里找到了一个窃听器。



直率的彭德怀对着窃听器大喊:“我没什么怕你们听到的,共产党怎么能搞这套,当面叫兄弟,背后踢脚。”


如果不是工作人员的劝阻,彭德怀必定会去找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当面对质。


总的来说,彭德怀的东欧之行,对社会主义阵营之间的团结起到了非同凡响的意义。


同时,远在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也看到了中国,这个东方大国的魅力,为我们打开外交局势,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转自姥巡始犊内臣文章。仅供学习交流,图文如有侵权,请来函删除。

关于千秋业 | 网站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2007 - 2012版权所有 © 北京千秋业教育顾问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68号(阳光广场)B2座16层1602室 邮编:100101
联系电话:010-64938082 传真:010-64938079 E-mail:1946642092@qq.com
雷竞技网址入口 开云足球 2号站平台 开云全站app OB欧宝app 开云捕鱼 开云足球 天博官网 中欧体育 金年会官方网址 澳亚国际网站 开云电子